《战后责任论》(On Postwar Responsibility)中译本,扫描版[PDF]

《战后责任论》(On Postwar Responsibility)中译本,扫描版[PDF]
  • 片  名  《战后责任论》(On Postwar Responsibility)中译本,扫描版[PDF]
  • 简  介  发行时间: 2008年06月语言: 简体中文
  • 类  别  资料
  • 小  类  电子图书


  • 详细介绍简介:   自东西方冷战结束后的20世纪90年代起,由于亚洲各国的战争受害者纷纷向日本法庭提出战后赔偿,追究战争责任,迫使日本重新面对被自己弃置了长达半个世纪之久的战争责任和战后责任。与此同时,在日本国内,对受害者的呼声不但充耳不闻,反而持粗暴的拒绝态度,主张“历史修正”的新民族主义势力在增强。针对这一现状,作者在《战后责任论》中,从哲学理论的观点出发,采取引用、比喻、比较的手法审视历史,论述对于日本发动的那场侵略战争给亚洲各国带来的灾难,作为日本人应当承担什么样的责任和义务,那就是要正视历史事实,审判自己的过去,促使日本政府履行战争赔偿,向各国受害者谢罪,并将这一惨痛教训传给子孙后代,以免历史重演。
      另一方面,针对日本国内“要找回日本国民的自豪感”,抹去历史教科书中充满“自虐性”的记述,否认“南京大屠杀”和“随军慰安妇”的历史事实,以及“首先要祭奠本国的包括士兵在内的战争死者,然后才能哀悼2000万的亚洲死者”等具有代表性的新民族主义者的主张,作者通过一一列举日本侵略亚洲的历史事实,指出历史修正主义的危险性,同时与否认纳粹德国屠杀犹太人的否定论进行比较,指出日本和欧洲的否定论者的主张一致到了惊人的地步,应该警惕。作者还一针见血地指出,既然日本发动的那场战争是侵略战争,那么“首先要祭奠本国死者”的主张,就意味着要先哀悼“南京大屠杀”的刽子手、“七三一”细菌部队的成员以及把“慰安妇”作为性奴隶的日本兵。这无论从伦理上还是从政治上都是行不通的。保持耻辱的记忆,为它羞愧,不要忘记那场战争是侵略战争,要一直作为今天的课题,意识这一点,代替本国死者向被侵略者谢罪与赔偿,这就是日本人的战后责任。
    作者简介
      高桥哲哉,1956年出生于福岛县,毕业于东京大学教养学部教养学科法语系。获得东京大学研究生院哲学专业博士课程学分。专业是哲学,现任东京大学研究生院综合文化研究科教授。主要著作有《记忆的伦理学》(岩波书店)、《历史/修正主义》(岩波书店)、《逆光的宇宙规律》(未来社)、《“心”与战争》(晶文社)、《德里达——解构》(讲谈社)、《教育与国家》(讲谈社)等。
  • 《战后责任论》(On Postwar Responsibility)中译本,扫描版[PDF]_large

精选评论

沙发?
谢谢 收藏了
抢到沙发了
亏了亏了
很少有冷静地去思考历史问题的...
昨天刚看过这本书
感谢分享
谢谢楼主的辛勤劳动
这是一场全日本国民参与的战争,不要以为把战争责任推给天皇和军国分子就能逃避,,是不是天皇和军人都死了,就可以不赔偿损失了?

参战的是全体日本国民!!!


文G,要怪罪全体红weibing?任何国家,人民都是极易被调动起来的。

片面强调了战争的国家总体性.
不可否认,近现代战争都是举国体制的总体战,但是同样作为战争牺牲品的民众应该负多大的责任,我认为不应该和直接作战(甚至是直接进行非人道行为的)军队、制定作战行为的军队高官、指导国家政策的行政机构、以及国民的精神领袖相提并论的。这种一味指责的说法,也是一种狭隘的民族主义眼光,对于自己民族的发展也是不利的。
如果以此眼光看待外界,就会产生“日本人天生为残暴恶兽”“全球除我以外均为敌人”的想法,进而就会走入战前日本的思维怪圈,成为第二个军国主义日本。
所以,不仅仅要追讨敌人的错误,还要在敌人忏悔的时候可以宽恕他,这才是正常而可发展的心态。

有人看好以色列战后不遗余力地追击纳粹余孽,我希望这些人也能看到以色列人对于下跪忏悔的总理所付出的宽恕。
楼主发了好多的书啊


现在的问题是,真心忏悔的日本人都得到了宽恕,对死不改悔的家伙追讨不足

要是哪个日本首相下跪忏悔,那他自然会得到宽恕.可惜目前还没有一个
日本人研究战争责任的书啊。但日本学者与政府真有战争责任的自觉吗?怀疑。


一个国家可以发动侵略战争必然有其历史文化基础和社会现实基础,日本人当时对日本军队的支持是不可否认的,所以日本国民必须承担责任。

而文革之所以能发动,则是mao借助了当时民众对官僚不满的社会气氛,红卫兵的出现这不过是当时一个有组织民众力量的典型,其实不光是红卫兵,其它的早饭组织多得是,当然一般民众也有责任。

说所有日本国民都有责任是恰当的,中国人不要一厢情愿给日本人开脱,非常无知,也非常愚蠢,有些人不要故作高尚,以为和愤青拉开距离自己就是知识分子了。对此,前天发的《零距离看日本》对此阐述的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