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奏曲》(The Concerto)#数字+DVD版 [黑亮出品+清馨小院] 23集#完结[RMVB]

《协奏曲》(The Concerto)#数字+DVD版 [黑亮出品+清馨小院] 23集#完结[RMVB]
  • 片  名  《协奏曲》(The Concerto)#数字+DVD版 [黑亮出品+清馨小院] 23集#完结[RMVB]
  • 简  介  首播时间: 2009年01月28日地区: 台湾
  • 类  别  剧集
  • 小  类  港台


  • 详细介绍中文名: 协奏曲英文名: The Concerto资源格式: RMVB版本: 完结电视台: 台视首播时间: 2009年01月28日导演: 刘瑋慈演员: 刘品言
    彭于晏
    吴佩慈
    李 威
    东明相
    白吉胜
    傅 雷
    陈 谊
    陈宇凡
    路嘉欣地区: 台湾语言: 普通话简介: 【剧  名】:协奏曲
    【集  数】:未知
    【年  份】:2009
    【格  式】:TV-RMVB
    【语  言】:国语
    【字  幕】:中文
    【导  演】:刘瑋慈
    【主要演员】:刘品言 彭于晏 吴佩慈 李 威 东明相 白吉胜 傅 雷 陈 谊 陈宇凡 路嘉欣
    【内容简介】:
    浩瀚建设总裁袁瀚生(傅雷 饰),她的掌上明珠袁喆(吴佩慈 饰),从学生时代即暗恋著同父异母的弟弟袁浩(彭于晏 饰)的家教冯尚宁(李威 饰),而袁瀚生的续絃周崇兰(陈谊 饰)竟有勾引冯尚宁的企图,亲妈的作为让袁浩羞愤的离家出走,此时,一个好傻好天真的小女孩高苓(刘品言 饰),出现在袁浩的生命中,原本各自独奏的故事,就此开始响起…。
    袁喆远赴美国求学,与左亚夫(陈宇凡 饰)相恋并育有一子,但彼此却阴错阳差的分离了;多年后,袁喆回到台湾,发现冯尚寕已失志地离开浩瀚集团,当年浩瀚同事兼好友的梁亦诚(白吉胜 饰) 却不放弃他,认为冯尚宁仍是袁喆的最爱,也是浩瀚最佳的駙马爷人选,梁亦诚的一头热,招惹了冤家毛家敏(路嘉欣 饰),而冯尚宁的感情世界则周旋在袁喆与高苓间,对尚宁而言,与冯尚羽(东明相 饰)重拾兄弟情,也是另一个人生课题 …。
    每个人的生命乐章,包括家人都是从各自的独奏开始,一路上会遇上不同的独奏者,怎样才能让独奏的二人、三人奏出幸福的协奏曲呢?
    人物介绍:高 苓/刘品言 饰演 设计师 高 苓 乐观热情,却又带点傻气的女孩。父母意外双亡后,几近破产的她为了要保住父母留在小屋的幸福感,而誓言要守住小屋的一切。为了小屋,她必须拚命工作,才能偿还贷款,虽然辛苦,但她总是勇往直前。
    浩瀚集团不断收购高苓家週边的山坡地,终於只剩下不为利益所动的高苓…她成了名符其实的钉子户,各方的压力和浩瀚势在必得的决心,都让她遭受很大的压力,而等著要在这片山坡地上创造设计传奇,野心勃勃的冯尚宁,更因此闯入了高苓的简单人生。
    日子非常艰困,高苓依然有著乐观热情的信念,觉得天底下没有不可能的事,只要能保住小屋,只要还能活著,再困难的工作也毫不犹豫的去尝试。
    一次阴错阳差的误会,离家出走的浩瀚少东袁浩进驻了高苓的生活。
    初期,袁浩的骄纵和高苓的贪财,在两人之间形成极大的衝突,但从来没有想受过家庭温短的袁浩,却在高苓身上,找到了非常人性的关怀,两人由对立而相爱。但是,少东和钉子户的恋情,势必会被拆散;在发现自己意外怀孕的同时,高苓也要面对袁浩离开的事实。但是,坚决要有个家的高苓,还是勇敢的产下袁浩的小孩,并独力扶养女儿-沅沅。
    五年后,高苓辗转进入左岸空间规划公司上班,与早熟懂事的沅沅相依为命,她和冯尚宁再次相遇,却发觉不可一世的冯尚宁竟然变成落魄的建筑工人。
    热心的高苓,想要改变冯尚宁的消沉…,但是冯尚宁的身边,还有一心希望他成为浩瀚駙马爷的公主袁喆;而冯尚宁的弟弟,也对高苓展现了好感。在爱情,亲情,事业交缠的人生中,高苓该如何面对自己的命运?袁 浩/彭于晏 饰演 浩瀚建设公司王子


  • 《协奏曲》(The Concerto)#数字+DVD版 [黑亮出品+清馨小院] 23集#完结[RMVB]_large

精选评论

哈哈 亞夫的眼睛好可愛~
這個戲好象沒怎麽宣傳吧?

有吧
最近不是常廣告
不太記得台訶
廣告時好像說什麼感情裡容不下其他人,協奏曲
好像是這樣只記得大蓋
刘品言,彭于晏 又在一起了。。期待
請問有沒有人知道哪裡有這出戲的原聲帶?
好想要喔~
請問"主題曲"是誰唱的
怎么一集这么小啊....?多少分钟的...?
播放时间呢..每天么....?
挺好看的呀,加油!彭于晏好帅,哈哈!
也很难得看到吴佩慈演戏.
不过刘品言实在让我不敢恭维- -
支持下~期待看吴佩慈~
崩溃= =。

阿·········

彭于晏只是配角

呜呜呜呜.................
这个是以前木村的日剧《协奏曲》的台湾版吗?
第一集
  父母双亡的高苓为了守住高家小屋一个人拼命工作要交房贷,认真在袁家庭院整修树木,吵杂的机器声,让袁家公子袁浩在练习电吉他的情绪完全被中断,袁浩受不了了从天外飞来一只哑铃,开启了他们的缘分。
  筹不出钱的高苓骑单车飞奔去银行的路上,为了闪避前方车子而不慎摔倒,狗急跳墙的想出假藉被撞来索取医药费度过难关,没想到车主冯尚宁却一眼看出高苓的技俩,两人第一次的相遇高苓狼狈不堪。
  高苓把仅剩的钱拿出却还不够,银行曹姐好心先代垫还留了100元给高苓当晚餐费,另外一边,不顾父亲要他读书继承家业的袁浩,热爱音乐的他,到pub应徵表演马上录取并获得两万元的报酬。有著菩萨心肠的高苓,看到路边的捐款爱心活动,毫不考虑的就把身上的100元捐出,才想到自己没饭吃,回头看到袁浩面不改色的也将两万元捐出,希望从袁浩身上拿回自己的100元,袁浩只觉莫名其妙。
  浩瀚集团要进行造镇计划,唯一不肯搬离的住户就是高苓家,冯尚宁担起这项任务,冯尚宁因与袁浩同父异母的姊姊袁喆熟识,与袁浩建立起深厚的兄弟情谊,袁浩只听冯尚宁的话,两人情同手足。
  高苓为了养家找青梅竹马的麻吉阿杰帮忙,阿杰教高苓开车并引荐一起当pub的泊车,而袁浩就在此表演,冯尚宁特地来看他演出,而招蜂引蝶的周崇兰也带著男人在此出现被袁浩看到,袁浩摔吉他中断演出。
  高苓在把周崇兰的车开回时不慎撞到电线杆,周崇兰要求赔偿,冯尚宁出面帮忙解决,在抄地址时却发现高苓就是他要处理的钉子户,冯尚宁心中有了想法……
  第二集
  冯尚宁知道高苓身无分文,想用高苓撞坏周崇兰车子的修理费用,逼迫高苓将高家小屋所有权让出,但高家小屋是父母留给他所有的回忆,高苓不肯却没有办法。
  冯尚宁将车子证件交给周崇兰,周崇兰却想勾引冯尚宁,被袁浩看见,袁浩觉得有这样的母亲实在丢脸。袁浩的父亲袁瀚生知道袁浩去pub表演而大发雷霆,命令将袁浩所有乐器收起来,袁浩在父母身上感受不到家的温暖,只拿了一把吉他便离家出走。
  袁浩一人到河堤,高苓路过以为袁浩要自杀,阴错阳差两人都跌入水中,高苓将袁浩带回家中,袁浩贯有的少爷脾气完全不管高苓,自顾自的跑到高苓房间睡觉,而高苓帮袁浩整理湿的衣物发现皮夹有很多钱不禁拿走。隔日,冯尚宁带袁瀚生来高苓家,高苓慌张躲躲藏藏,却不小心吻到袁浩,而差一点也被发现袁浩,最後化险为夷。
  袁浩表明离家出走,高苓为了袁浩愿意付的钱可以帮他解决现在的难题,便决定让袁浩住下来,但袁浩对高苓却是像佣人般的使唤,从小优渥环境长大的袁浩,也嫌弃高苓准备的早餐-地瓜,两人像欢喜冤家的斗嘴,在袁浩知道高苓的身世後,留下钱要离开,两人却慢慢发现彼此其实不是对方所看到的样子。
  高苓摆摊卖地瓜却被强堂兄弟找麻烦,强堂大哥的妹妹毛家敏路过解救了高苓,两人也惺惺相惜,毛家敏更帮高苓安插在哥哥的房屋公司帮忙发传单,让高苓可以多赚一点钱。
  冯尚宁又来找高苓,高苓不管用任何方式都要保住高家小屋,单纯的念头想办卡、去援交、卖所有东西…,冯尚宁却像管家人似的说不准不准不准,冯尚宁的心不自觉的被高苓牵动著…
  第三集
  袁浩离开高苓家只能借住在冯尚宁家,周崇兰来找却又被袁浩看到她又再勾引冯尚宁,袁浩生气只能离开冯尚宁家,并扬言要让周崇兰找不到他。
  袁浩开车回到高苓家,又看到高苓在对许愿树许愿,决定再度搬回高苓家,并自行添购许多新家电产品搬进高苓家,并要高苓开价多少钱,高苓为了钱只好让袁浩住进来,两人为了谁睡房间争吵不休,还差点有了亲密的接触,最後因为钱的压力,高苓只好将房间让给袁浩住,自己睡客厅。
  袁浩失眠听到高苓说梦话,走出去看又看到一整面墙都是高苓一家人和乐融融的照片,想著自己的家心中感触许多。
  袁浩在家里练习吉他,阿杰来找高苓发现袁浩就是学校女生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便使计要高苓偷拍袁浩的照片,再拿到学校卖给同学们赚钱;高苓向毛家敏借相机,在路上发宣传DM遇到冯尚宁,冯尚宁因为DM上有抄袭他点子而对高苓发脾气,要高苓不准做这份工作,高苓生气冯尚宁要他还钱又不准他做这做那的。
  高苓随时找时间偷拍袁浩,不管洗澡、上厕所、睡觉,袁浩还嫌高苓准备的早餐太难吃要退钱给他;突然有黑道来找高苓要他把房子交给他们卖,袁浩看见便与黑道大打出手而挂彩,高苓帮袁浩擦药,两人的对对方的好感慢慢滋生中,高苓说出钉子户的事情,袁浩以为是袁瀚生派人来做的事情,替父亲感到不齿并觉得生气。
  隔日一早,袁浩带著鸡蛋到浩瀚集团砸,惊动了在开会的袁瀚生与冯尚宁,冯尚宁正与贺子新为浩瀚造镇计划而槓上,由於是少爷的身分,没人赶处理袁浩,袁瀚生一走出门口被袁浩的鸡蛋砸个正著,袁浩要袁瀚生查出是谁干的并觉得丢脸,袁瀚生要袁浩私底下说,袁浩不为所动完全不给袁瀚生面子,袁瀚生只能交代众人公事公办,不管是谁都一样。
  冯尚宁到停车场拦阻袁浩给他新手机,要他有什麼事要跟他联络,要袁浩说出是谁去恐吓高苓的,袁浩不说认为冯尚宁没有挺他,却发现贺子新躲在一角偷听…
  第四集
  袁浩在路上看到高苓忍痛再发DM不忍要他上车,袁浩带高苓去愿望树许愿,袁浩听到高苓许愿他能平安幸福,袁浩心中默默感动。
  袁瀚生交代冯尚宁要赶紧把袁浩找回来,因为袁瀚生知道袁浩现在只听冯尚宁的话,冯尚宁虽感到为难,还是接收这个命令。
  高苓与袁浩的感情与日俱增,高苓要去陵园探视父母还要学杂技表演,袁浩觉得奇怪,因为袁浩从来不懂家庭的温暖,高苓要袁浩体会家人的感觉,并要袁浩早上出门的时候要说我去上班啦,然后家人要回答你路上小心,晚上回家的时候要跟家人说我回来了,家人要回答你欢迎回来,高苓要袁浩与他打勾勾一起体验家人的感觉,袁浩表面上觉得很奇怪,其实内心已渐渐被高苓软化了。
  冯尚宁看到台风要来去浩瀚造镇顽强的要工人做好补强的工作,不自觉的跑去高苓家要高苓也做好防台的工作,担心起高苓的生活,冯尚宁看到高苓受伤讯问后,高苓说出黑道来找碴的事,冯尚宁却发现了袁浩的车停在高苓家外面。
  袁浩熟睡中,高苓硬要袁浩体验家人的感觉,要袁浩说出路上小心,袁浩觉得烦死了伤了高苓的心,袁浩起床看见高苓留的字条感到窝心,吃地瓜也吃的津津有味了。
  袁浩跑去要毛家强多照顾高苓,毛家敏告诉高苓,高苓不信袁浩会是浩瀚集团的少爷。尚宁寻找袁浩,在校园发现有人在卖袁浩的照片,循线找到了阿杰。
  高苓跟袁浩感情越来越好,尚宁去高苓家原本是要叫袁浩回家,但是看到袁浩开心的跟高苓练着吉他有说有笑,接到袁瀚生电话仍说找不到袁浩。
  冯尚宁父母的灵位与高苓的父母在同一个地方,两人在陵园巧遇,高苓单纯的说以后也会一起来看冯尚宁的父母,冯尚宁送高苓回家,在海边路上,高苓知道有人要想尽办法拿到小屋的权状,竟要把权状交给冯尚宁保管…
  第五集
  袁喆在美国生了小孩与尚宁MSN告知他,尚宁将高苓偷拍照片去卖的事告诉袁浩,阿杰也把袁浩是浩瀚集团少爷的事告诉高苓,两人以为彼此互相说谎甚至被出卖而吵了起来,袁浩背起吉他离开高苓家。
  袁浩住饭店,尚宁说只要查出是谁去恐吓高苓的就希望袁浩能回家,并且希望袁浩能跟高苓到此为止,台风即将来袭,高苓想着袁浩,尚宁去查看浩瀚造镇的防台准备,不自主的担心高苓的状况,去找高苓要他搬到饭店躲避风雨才安全,高苓执意不肯。
  台风将高]家小屋吹的乱七八糟到处漏水,高苓一个人手忙脚乱的修补,袁浩终究放心不下高苓,从饭店带食物回来,看着残破不堪的房子与狼狈的高苓,心生不舍两人终于合好,停电的夜晚,袁浩教高苓代表摇滚精神的恶魔角手势,高苓永远多出一支手指变成我爱你的手势,两人在台风夜的夜晚,有了最深的肌肤之亲,感情在也分不开。
  早上两人亲密的在修缮被台风吹毁的家园,却被尚宁状个正着,袁浩坦白承认并对尚宁表示会负责高苓到底,尚宁生气离开;回办公室,周崇兰与贺子新向袁瀚生说袁浩在高苓家,袁瀚生要尚宁把袁浩带回来,尚宁有难言之隐,只能要袁瀚生再给他一点时间。
  高苓跟毛家敏透露]心声,说想要跟袁浩组一个家庭,但碍于袁浩的身分,他知道是不可能的事,被袁浩听到,袁浩竟然把高苓带走,两人跑到一间教堂,便私自定下了终生,真的开始要建立一个家
  尚宁带高苓指认出去他家恐吓他的人,并要高苓离开袁浩,高苓说她跟袁浩真的很相爱,尚宁却说他们两个根本不应该相爱;袁浩为了开始养家活口,决定去找寻演出机会,因为之前中断演出的事,以及袁家给的压力没人敢用袁浩到处碰壁,最后袁浩只能忍气吞声去当别的乐团的吉他手,并邀尚宁来看演出。
  尚宁看到袁浩为了高苓而接受这样的演出心疼,并告诉袁浩已找到恐吓高苓的人要他回家,袁浩说他已经跟高苓结婚要在一起,尚宁生气,袁浩反问尚宁知道爱一个人的感觉吗?袁浩回家拿出自己赚的钱给高苓,高苓想着尚宁的话要袁浩回家去,袁浩生气真的走出高家的大门…
  ●第六集
  高苓看到袁浩离去难过的一直哭泣,不多久袁浩又回来,要高苓永远不准再说这样的话,两人拥吻更紧密的在一起。
  袁瀚生拿给尚宁800万的支票,要他去搞定高苓那个钉子户,尚宁为难,在门口发现周崇兰跟贺子新发现袁浩的行踪要去抓袁浩,尚宁急著找袁浩找不到,电话也没接,袁浩唱了结婚场赚了钱,买了一堆晚餐回家要和高苓庆祝,却看著周崇兰带著一堆魁武的人进来,袁浩不走,无奈人单力薄,终究还是被周崇兰的手下给押走了。
  尚宁赶到高苓家一阵兵荒马乱过後的景象,此时高苓回来发现,尚宁说出真相,高苓认为连袁浩最信任的尚宁也要拆散他们,尚宁无奈拿出800万的支票要高苓好好考虑,离开袁浩吧。
  袁浩被袁瀚生关在房间里,并用监视器监视著袁浩的一举一动,袁浩发狂捶伤自己的手大声的喊著只爱高苓,甚至想跳窗逃跑,也被保全拦阻,袁浩完全无能为力,另外一头上凝重击著沙包感到烦躁。
  毛家敏带著高苓到浩瀚找尚宁,尚宁要梁亦诚帮忙解决,高苓拿出800万的支票要退回,只想再见袁浩一面,梁亦诚抵挡不了攻势,把袁浩的行踪告诉高苓;高苓带著袁浩留下的电吉他到袁家找袁浩,但是被保全挡下,尚宁出来要高苓回家整理好房子等袁浩回去,高苓也把电吉他交给尚宁请他转交给袁浩,在房间里的袁浩感觉听到高苓的声音。
  高苓回家准备著一切,看著房子脑中满是与袁浩在这里的快乐回忆,高苓难过却期待著袁浩的回来,尚宁帮袁浩与袁瀚生达成协议,尚宁去找袁浩将吉他交给袁浩,并希望能照他的方式做,先去国外把学业完成,将来就能跟高苓重聚,袁浩不肯认为就是要拆散他们,尚宁离开,袁浩思索著尚宁的话,并把墙上的音乐完成,最後做出了决定,愿意接受袁瀚生的安排,但是一定要跟高苓再见一面。
  高苓身体不舒服一直很虚弱而且想吐,毛家敏与阿杰照顾著高苓,并帮高苓做验孕的测试,结果高苓真的怀孕了……
  ●第七集
  袁浩带尚宁一起去拿戒指,要再出国前与高苓碰面时送给高苓,到时珠宝店已关门,尚宁承诺会帮戒指送到高苓手里,并答应要帮袁浩照顾高苓,袁瀚生与尚宁带著袁浩来见高苓,袁浩带走高苓要独处,尚宁说服袁瀚生,要袁瀚生给袁浩一点自由,袁浩告诉高苓他与袁瀚生的条件,要高苓等他回来,尚宁会照顾他,高苓想提怀孕的事却说不出口,两人依偎著即将消失的幸福。
  袁浩离开坐在车上吃著高苓送的地瓜,眼泪忍不住的留下来,尚宁交给高苓高家小屋的清偿证明,这也是袁浩离开的条件之一;而阿杰讶异高苓竟然没把怀孕的事让袁浩知道,高苓说他不想破坏袁浩终於拥有一个和谐的家。
  离去前袁浩要尚宁帮他录一段画面,袁浩把他烧成随身碟带在身上,高苓由於害喜严重不舒服,毛家敏来家里照顾他,袁浩在往机场的路上,仍不时想念著高苓,偷偷拨打电话却是毛家敏接听,毛家敏说出高苓怀孕的事情,袁浩震惊著急终於想尽办法跳下了车,想要回去找高苓,而去帮袁浩拿戒指的尚宁,在路上却看到司机狂追袁浩,察觉事情不妙也跟上,袁浩逃跑经过一个平交道,发现有一个涂鸦少年在涂鸦,却完全没有察觉深厚的火车逼近,袁浩救了涂鸦少年,自己却躲不过这场灾难,涂鸦少年拾起袁浩遗落的随身碟,袁浩走了…
  五年後,尚宁一身狼狈的在建筑工地做工人,十年不见的袁喆却出现在建筑工地,要尚宁回浩瀚上班,高苓带著袁浩的遗腹子高沅沅去参加童星试镜,早上与毛家敏在毛家敏爱慕的左亚夫所开的设计公司上班,晚上与阿杰在夜市摆餐车卖烤三明治,依然过著挣钱忙碌的生活。
  尚宁为了其他建筑工人调侃袁喆,而与他们大打出手进了警局,少一跟筋的高苓也为了躲警察把沅沅又弄丢了而进警局,两组人马在警局交错,高苓隐约觉得那个人像尚宁,却完全不同,而且还被袁喆亲吻著,阿杰的餐车在路上抛锚正巧被尚宁遇到,尚宁与高苓终於在五年後重遇,这五年发生了什麼故事,又能解开多少谜题……
  ●第八集
  左亚夫独自带著儿子冬冬开了室内设计工作室,毛家敏爱慕左亚夫无怨无悔的帮著有艺术家性格的左亚夫照顾小孩接洽工作,尚宁因为五年前离开浩瀚独自出去闯却遇到自己设计的建筑发生公安意外,意志消沉的他从工人做起,专业的能力与傲人的态度确时常碰壁,梁亦诚凭著在建筑业的人脉屡次帮尚宁安排工作,但胜袁喆之托也诚心希望尚宁能回浩瀚帮忙。
  袁瀚生因为袁浩的死而苍老失去斗志并疾病缠身,周崇兰与贺子新密谋夺取掏空浩瀚资产,袁喆从美国赶回台湾想帮助袁瀚生,却因为完全不懂而无能为力,他们能寄望的只剩尚宁,而袁喆也想重续与尚宁的感情。
  高苓因为晚上摆餐车老是要躲警察,而将沅沅遗留在现场,尚宁看著孤单的沅沅要带他追高苓,反而与沅沅有著一种莫名的感情,两人因此有了交集,不知对方这五年过的如何,尚宁误会沅沅是高苓与阿杰的小孩,还骂高苓不会照顾小孩,而高苓也误以为尚宁与袁喆是一对。
  袁喆想尽办法与尚宁碰面,除了恳求尚宁回浩瀚帮忙一直被拒绝,也毫不回避的表达他心中一直只有尚宁的想法,主动的对尚宁出击,尚宁一直压抑著自己的感情不为所动。
  尚宁对左亚夫的设计图有著很大的疑问,没想到却派一个完全不懂的高苓要与尚宁沟通设计图,高苓才发现以前意气风发的尚宁,现在却变成工地的工头,对於完全不清楚的过往,高苓无法相信,而左亚夫更是不懂尚宁的想法,两人在工地争执起来。
  尚宁去陵园探视父母,都会留下纸条希望弟弟冯尚羽出现能看到,更四处打听尚羽会在哪里,还与袁喆一同去涂鸦人士最爱去的地方寻找,却都一无所获。弟弟尚羽离开尚宁,尚宁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尚羽能与他再重聚。
  个性内向的冬冬硬是被左亚夫逼去学习跆拳道,在去上课的路上,遇到金工工作室也开在附近的袁喆,两人一见如故,想起自己在美国生下却留给小孩爸爸扶养的儿子…
  袁喆带冬冬回工作室,要冬冬勇敢向爸爸说不,冬冬回家後果真照办,左亚夫抓狂要去揪出怂恿他儿子的女人……
  ●第九集
  袁瀚生知道周崇兰的阴谋,将保险箱钥匙交给袁喆保管,并要袁喆一定要找尚宁回来帮忙;袁喆去拳击场换上拳击服要与尚宁打一场,如果赢就要尚宁回浩瀚,尚宁难过的说他不想再负起责任,他只要负责的事就是错。
  高苓送有机蔬菜发现是袁喆订的,袁喆要他们谢谢尚宁,让高苓更加认为尚宁与袁喆在一起,而毛家敏告诉高苓尚宁之前建筑失败的事,高苓才惊觉自己之前说话伤到尚宁,在工地尚宁与左亚夫在讨论新的设计图,高苓找不到适当时机向尚宁说抱歉。
  袁喆与冬冬有缘的又遇见,袁喆从心里喜欢冬冬,要他可以常来这里,并送他两瓶香水。尚羽在涂鸦发现有人在虐待流浪狗,看不下去竟将虐狗的人打伤,没想到虐狗人士是议员的儿子。
  高宁送早餐给尚宁吃,并劝尚宁要戒酒,尚宁从电视上看到尚羽被送进警察局的新闻,找了半天的弟弟终於出现,尚宁马上飞奔至警察局,但尚羽不肯接受尚宁把他交保出来,兄弟许久不见却相处冷淡,警员告诉尚宁对方是议员的儿子,可能要找人出面解决,不然不好处理。
  袁喆一直找不到尚宁,到他会去的每个地方,但袁喆坚信一定会找到,在工地内袁喆发现尚宁为了尚羽不理他一直猛喝酒,就像袁喆对尚宁,虽然尚宁不理他他还是永不放弃,袁喆的坚定加上酒精的催化,两人发生了亲密关系。
  高苓一早到工地发现尚宁全身赤裸,尚宁想起昨夜与袁喆的缠绵懊恼,袁喆一直打电话给尚宁都不接,尚宁最後还是去找袁喆,却看到袁喆带著又翘课的冬冬,两人感觉就像母子一般,袁喆要尚宁对昨天的事别在意。
  尚宁去警局发现尚羽已经交保离开,而在狗餐厅里,尚羽从朋友VICKY口中得知交保费是梁亦诚付的,而因为尚羽的狗-大介,让尚羽与高苓及沅沅相遇认识;阿杰知道高苓与尚宁又有密集接触後,要高苓与尚宁保持距离,但高苓实在很想问尚宁袁浩现在到底在哪里;尚宁在家画图,梁亦诚此时却接到VICKY的电话……
  ●第十集
  梁亦诚不小心说溜嘴尚羽的交保费是袁喆付的,让尚宁觉得亏欠袁喆更多;左亚夫从杂志上看到袁喆的报导,原来袁喆就是弃他而去的女人,知道袁喆也回到台湾来而生气;袁喆回家听到袁瀚生因为袁浩的死而内疚到现在感到难过,却发现周崇兰在书房翻箱倒柜的再找东西。
  高苓要尚宁多教他在建筑及设计上的东西,并向尚宁解释阿杰不是他老公,他一直没有忘记袁浩,要尚宁告诉他袁浩现在在哪里,尚宁无语。尚宁仍持续的寻找尚羽,VICKY告诉尚宁,尚羽是不想拖累他才躲避他,让尚宁更加难过。
  袁喆告诉袁瀚生周崇兰在翻他的东西,袁瀚生要袁喆赶快找尚宁回来;左亚夫因为袁喆而喝闷酒,巧遇尚宁两人喝多聊开,尚宁说他因为喝多而上了一个十几年的朋友,两人不知说的竟是同一个人。
  尚羽应徵幼稚园画墙的工作,又遇到高苓与沅沅,沅沅超爱狗大介,也让三人关系有更进一步的交情;高苓要阿杰帮忙照顾沅沅,因为明天尚宁要教他上课,阿杰不肯要高苓别碰尚宁;而袁喆送冬冬的香水被左亚夫发现,左亚夫抓狂。
  尚宁要出门,梁亦诚说袁喆要来对帐要尚宁留下,尚宁仍然出门,尚宁带高苓去见习各种展览了解一些设计建筑的概念,发现周崇兰与贺子新到律师事务所,两人跟踪听到周崇兰要卷款潜逃,为了防止被发现,尚宁假装情侣吻了高苓,高苓尴尬。
  尚宁不晓得要不要告诉袁喆这件事内心挣扎,最後还是放弃了,高苓怕自己的吻带衰尚宁,尚宁却向高苓说袁浩的死都是他的错;高苓与左亚夫邀约尚宁晚上一起到高苓家聚餐,梁亦诚传来简讯要他回来帮忙查帐,尚宁决定跟高苓聚餐。
  阿杰警告高苓与尚宁会出乱子,尚宁训诫左亚夫教儿子的方式,大家忙著做晚餐,沅沅却要介绍他的爸爸给尚宁认识……
  ●第十一集
  沅沅指著相片说袁浩是他爸爸,高苓想辩解尚宁却了然於心,头也不回的离开,阿杰要高苓离尚宁远一点,免得他帮袁家来抢沅沅,高苓相信尚宁。尚宁想著过去的事情,想著因为他而拆散袁浩与高苓,竟然还有个小孩,无助的挥打著沙包。
  袁瀚生倒卧在地泣诉著一生心血都被周崇兰给夺走了,袁喆坚强的说袁瀚生身边还有他;梁亦诚告诉尚宁浩瀚被掏空遭蒐索,要尚宁去帮袁喆,尚宁不肯却也放心不下;毛家敏带冬冬上跆拳道课,袁喆试问如果浩瀚明天倒闭尚宁会帮他吗?尚宁仍然拒绝袁喆落泪,毛家敏带冬冬上跆拳道课看到,冬冬递上小毛斤要袁喆别哭,两人更加接近。
  左亚夫知道冬冬三个礼拜没去上跆拳道课,而是去找香香阿姨而气炸,经毛家敏转述,左亚夫以为尚宁跟香香阿姨是一对,冬冬说出毛家敏喜欢左亚夫,让两人尴尬;袁瀚生当面要尚宁回浩瀚帮他,尚宁认为现在自己一无所有根本帮不了人。
  尚宁责备高苓没能力确硬要将小孩生下,高苓说那是她跟袁浩相爱的证明,他怕有人抢沅沅才搬家,尚宁说他管不著并答应袁浩会照顾高苓。
  尚羽画完幼稚园的画被沅沅带去一起帮忙卖三明治,高苓知道尚羽居无定所,变要阿杰收留尚羽,阿杰认为他都在帮高苓作长工,跟带袁浩回家一样,高苓耍一派天真,阿杰只好接受。
  袁喆面对浩瀚的财务表完全看不懂,一堆公事也不知如何处理,尚宁面对袁瀚生与袁喆的拜托,连高苓都问他为什麼不帮浩瀚?尚宁焦虑的看著资料,终於寄了一份文件给袁喆……
  ●第十二集
  尚宁给的文件明确指出现在工程的偷工减料,才是浩瀚将来会出现的大问题,袁瀚生病倒送医院;左亚夫一直认为MOTEL的工程搭不上他的水准而爱里不理,毛家敏火大这是公司唯一的CASE,尚宁来,左亚夫用嘲讽的语气要高苓有问题去问香香阿姨的老公-尚宁,尚宁接到袁喆电话说袁瀚生入院,左亚夫听到袁喆名字讶异。
  看著袁瀚生的病倒与袁喆的求救,尚宁想著自己可以阻止周崇兰却没做而难过,袁瀚生虚弱说出是自己害自己一无所有,尚宁思绪紊乱,想找高苓认为让沅沅认祖归宗或许是解开袁瀚生心药的方法,阿杰看出尚宁的来意阻止了尚宁,而尚宁也察觉到左亚夫每天骂的女人就是袁喆,袁喆就是冬冬的妈妈,袁喆告诉尚宁就是故意要把自己装成无情无义才会这麼痛苦,尚宁思索了一夜…
  尚宁决定重新出发,改变了造型开始帮助浩瀚处理周崇兰留下的烂摊子,积极察明偷工减料的工程;袁喆将袁瀚生接回自己的地方住,沅沅与冬冬来找袁喆,有种共享天伦的亲切,袁瀚生开心,袁喆拍了许多的照片;尚宁来找袁喆说浩瀚要怎麼做补救的动作,看到四个人的照片,尚宁知道了他们所有的关系而陷入沉思,尚宁打探袁喆如果遇到自己的老公与儿子会如何?袁喆一派洒脱尚宁反而担心。
  尚羽与高苓、沅沅相处融洽,沅沅拿著袁瀚生给的巧克力回家,还分给狗大介吃,尚宁来找高苓,原本想提沅沅与袁瀚生的事,阿杰却突然跑来说大介死了,两人匆忙离开,尚羽伤心唯一陪伴他的大介死了,尚羽画著大介思念它,高苓安慰尚羽他也知道失去最爱的痛苦,要尚羽把他们当家人看……
  ●第十三集
  毛家强听到浩瀚财务危机怕正要兴建的建案受到影响来找袁瀚生,被梁亦诚的三吋不烂之舌给顶住了,也对梁亦诚留下好感;左亚夫听到要接毛家强的案子更是不屑,高苓又说溜嘴冬冬去找香香阿姨没上课,左亚夫火大。
  阿杰告诉高苓尚羽走了,高苓到各个尚羽有可能出现的地方去找,在河堤找到了尚羽,却如同羽袁浩出见面一样的状况,高苓不小心又把尚羽推到河里,高苓要尚羽不要再跑掉了,因为我们是一家人,阿杰看著羽袁浩的状况一样不免担心,提醒高苓但高苓并不领情。
  梁亦诚设了一局要尚宁去跟毛家强碰面谈合作,并要用袁喆的金工作品,没想到左亚夫也在邀请之列,现场毛家强一直推销毛家敏配给梁亦诚,左亚夫也跟著起哄,毛家敏生气左亚夫不懂他,尚宁与袁喆到,左亚夫发现袁喆就是香香阿姨,想到两人曾经发生亲密关系抓狂要打冯尚宁。
  左亚夫拿冬冬出气,毛家敏救了冬冬,左亚夫把心事跟毛家敏说却又嫌毛家敏爱管闲事,毛家敏被伤到离开;而袁喆也把离开的原委告诉尚宁,袁喆找左亚夫讨论冬冬怎麼处理;左亚夫只顾著袁喆爱冯尚宁的事,还拿出结婚证书吵的不可开交。
  尚宁要袁喆先处理浩瀚的事,但袁喆只惦记著冬冬,毛家敏跟袁喆说左亚夫不让冬冬再跟他见面,高苓也说为了阻止他们母子见面,左亚夫也不让冬冬尚跆拳道课,袁喆崩溃。
  左亚夫还在气袁喆,毛家敏提醒他却换来一阵嘲讽,梁亦诚打电话找毛家敏,经不起左亚夫的亏,毛家敏要梁亦诚带他上MOTEL;两人在MOTEL换上了性感拳击服,喝了一些酒,再酒精催化之下…
  ●第十四集
  梁亦诚与毛家敏清晨躺在床上,毛家强带小弟闯进来,梁亦诚虽一直澄清什麼事都没发生,毛家强不信,而且觉得这样关系很好,还要梁亦诚说服尚宁跟他一起合作;高苓偷带冬冬见袁喆,尚宁虽然跟袁喆说在美国的结婚证书是无效,但还是希望袁喆不要惹恼左亚夫,但看到母子的亲情又软化了态度,两人带著冬冬去袁家别墅签买卖切结书,尚宁却意外发现原来袁浩的骨灰罈、物品都还在袁家,尚宁难过陷入了过往的回忆里。
  左亚夫发现高苓带冬冬去见袁喆,不仅威胁袁喆说要说出当年抛弃冬冬的妈妈就是他,还要开除高苓,毛家敏说他会想办法。
  高苓跟尚羽说被左亚夫开除少了收入,并哼著袁浩教他的歌,尚羽听来耳熟,打开当年车祸现场捡到的随身碟,发现当年为了救他而过世的人就是高苓深爱的袁浩。
  梁亦诚告诉尚宁高苓被左亚夫开除的事,尚宁去找左亚夫,左亚夫要尚宁用毛笔写一千张我不该上袁喆的忏悔文才要答应,高苓回来上班发现是尚宁做这麼伤自尊的事他才能回来,飞奔去找尚宁,梁亦诚说出尚宁在袁家别墅,高苓看到了袁浩留下来的东西整个人傻住,陷入了与袁浩过往的回忆中,误把身旁的尚宁当成袁浩抱住,却被袁喆看到……
  ●第十五集
  袁喆暗示沅沅可以回到袁家认祖归宗,尚宁却一直帮高苓隐瞒,袁喆感觉出尚宁在乎高苓,而高苓在房间留连著袁浩的东西,尚宁看到不忍,高苓向袁喆解释抱住尚宁的理由,高苓得知袁喆是袁浩的姊姊,拿了袁浩的吉他与戒指当纪念,并说会守住对袁浩的承诺;袁喆看到尚宁对高苓这麼好,心中些许醋意,质问尚宁如果两人角色对换,尚宁也愿意对他这麼好吗?尚宁无语。
  高苓带阿杰跟尚羽烤肉,尚羽说出他离开他哥哥一个人生活的心情,阿杰提醒高苓不要跟尚羽太亲密,高苓不听,阿杰发现有人偷拍他们;袁喆因帮富豪设计一个情丝作品声名大噪,引来记者报导她跟尚宁的感情事,也让毛家强要袁喆来帮他的建案做艺术作品,左亚夫没案子,毛家敏趁机要左亚夫接下至强明水的设计工作,并跟毛家强先预知30万付薪水,也用计要尚宁羽梁亦诚一起分租左岸办公室。
  尚羽看著沅沅因为摔到袁浩的吉他被高苓打,知道高苓思念袁浩,想把随身碟交给高苓,又看高苓为筹钱而烦恼,想找固定工作帮助高苓;袁喆熬夜做金工作品还要照顾袁瀚生,搞得精神透支,父女的互动起了变化,尚宁愿意帮忙照顾袁瀚生让袁喆很感动;祖谟开高价要收购浩瀚集团的山坡地,尚宁想给袁瀚生衣食无虞的生活,袁瀚生却认为祖模是不道德的公司,不希望尚宁去淌这个混水;而尚宁拒绝祖谟,祖谟决定从唯一的钉子户高苓下手。
  尚宁与梁亦诚搬进左岸,左亚夫抓狂硬是用大力胶将办公室一分为二,要两边人马不准跨界,大家都觉得左亚夫幼稚可笑;毛家强宣布要找袁喆来设计艺术作品,并指明左亚夫与袁喆沟通联系,左亚夫气到傻眼。
  袁喆与袁瀚生作息完全不同,两人的摩擦越来越多,袁瀚生不忍告诉尚宁,他想一个人搬去养老院…
刘品言 短发不是很好看, 不过还是支持她!